•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灵异事件

吃鸡、禁曲、灵异,曾经的春晚居然这么野?!

2020-01-31 11:40:04网友灵异说1280
内容摘要:今天大年三十了,肉叔给大家拜个年~本来想给大家发电影票的,算了算了,这个节骨眼不胡闹。祝大家新春健康!好咯,聊点好玩的吧。春晚。今年春晚物料放得很多,几次彩排视频都有公开。但肉叔身为恐怖片小王子,刷到这些时,脑袋瓜里第一个蹦出来的,竟然是……1986年......

今天大年三十了,肉叔给大家拜个年~

本来想给大家发电影票的,算了算了,这个节骨眼不胡闹。

祝大家新春健康!

好咯,聊点好玩的吧。

春晚。

今年春晚物料放得很多,几次彩排视频都有公开。

但肉叔身为恐怖片小王子,刷到这些时,脑袋瓜里第一个蹦出来的,竟然是……

1986年的春晚报时。

记得第一次看到片段时是大夏天,本来感到燥热的肉叔瞬间就凉了。

零点一到,背景乐缓缓响起。演奏乐器编钟敲得像丧钟,旋律特别怪,就像是卡在人心脏漏拍的点上。

剪辑和画面更是神来一笔。在一片漆黑幽暗的环境下,身着红衣的大头娃娃摇摇摆摆地走了出来。

这一走,为全片段深深打下了恐怖片的气质。以至于肉叔看后面的画面,都自动脑补成人肉饺子、血杯灵筵、阴兵过江……

导演超会剪,大头娃娃一幕出现过至少三次,在用其不断强化氛围的同时,蒸气波风格的特效更添一层诡异色彩,最后,带着层层黑眼圈出现的赵忠祥老师让你确定——

这是哪个沙雕网友恶搞的吧?

还真不是。

不过。

这一年的春晚不仅没垮,还被全国人民彻底认可。

甚至奠定了后来春晚的主流框架。

为什么能大获成功?灵异报时又是怎么回事?

这得先从它之前的三届,也是头三届说起。

插个题外话,在春晚之前,年三十同样有晚会,只不过央视台播的是提前录制好的“迎新春文艺晚会”。

那时全国的电视机才485万台,收看文艺晚会的都是精英人士,所以晚会格调偏阳春白雪,比如喝香槟、跳交际舞。

直到后来电视机普及,等1983年时已经有1800万台。内容小众的文艺晚会已经满足不了大部分观众的需求。

再说回来,头三届春晚能办成功离不开总导演黄一鹤的把控,是他力排众议,让春晚够接地气,够放飞,够野——

之前没尝试过的新花样,全试了。

上头明令禁止出现的人,都用了。

先来聊聊1983首届春晚整的新花样。

饶有趣味的开场动画

直播放送。

如今看来很平常,当时简直不可思议“太过冒险”“无法控制”,黄一鹤用一句话怼回去”足球赛如果不直播,你看那录播的有意思吗?”

点播节目。

北京观众可以打电话点播节目,放现在肯定不可能了哈,但当时全北京的电话不超过一万台,好控制。倍受观众喜爱的李谷一因此唱了九首,其中还有首禁歌,这歌等下再细说。

有奖猜谜。

灯谜非常敢玩,有一条谜的谜底是“国计民生”,你猜谜语是什么?

“制定人口政策”。放现在,谁敢拿国家政策开玩笑啊。

非科班主持。

这一届启用了马季和姜昆师徒做主持人,开始时也是反对声一片“此前央视只有播音员,这么做太不庄重了,格调不高”。

为了让他俩上,黄一鹤找来科班出身的王景愚和电影演员刘晓庆,以此组成有说服力的主持阵容。

效果好到出奇。

马季和姜昆在主持人介绍环节时就开始丢包袱,在刘晓庆和王景愚依次说完“我代表电影演员、话剧演员向大家问好后”,姜昆接着说“我代表相声演员向大家问好”。

到马季,他乐呵呵地说了句“我代表相声演员……”,姜昆提醒他这话说过了,他露出窘态,然后马上改口“我代表各行各业,给大家互相拜年”。

包袱响了。

除了这些第一次,还有一样以后成为春晚招牌的节目搬上了台面:小品。

然而在当时,小品节目随时在被毙的边缘徘徊。

上春晚的小品基本是喜剧小品,就是好笑嘛,但当时的规矩是要笑得有意义,笑得健康,小品好像没啥高深的意义啊。

就像王景愚的哑剧小品《吃鸡》,这节目诞生于1962年,是演给周总理看的,据说当时让周总理捧腹大笑,但很快被解读成“笑里藏刀”,节目被长期禁演。

时隔20年,黄一鹤却决定让《吃鸡》上春晚,他担下所有风险来保证能上。并且为了让观众更好接受,春晚提前埋下了吃鸡梗。(是的,埋梗这种事春晚早干了)

先是王景愚端着鸡从观众席走过,嚷嚷着这是等会演出的道具。

等轮到他表演时,刘晓庆还没说出节目名,王景愚慌里慌张地拿着空盘子问鸡哪去了。

镜头一转,姜昆正躲在舞台一侧吃着烧鸡。

马季骂完姜昆,又回过头说王景愚:

你这人也是,没了鸡就不能表演啦?无实物表演不会嘛。

到底是提前安排还是临场发挥?这桩“鸡案”可算是把观众的好奇心吊足了。

而黄一鹤会这么费心思地引进小品,理由很简单,早在筹备阶段,他就确定,春晚的主题是“快乐”。没有比让观众高兴更有意义的事了。

这种快乐延续到了1984年春晚的小品《吃面条》。

本来,《吃鸡》那么成功,黄一鹤照着复制就行,但他还想搞点新花样,于是抓来演员陈佩斯和朱时茂创作《吃面条》。

两人关在宾馆,因为没灵感而出逃三次,但每回都被黄一鹤捞回来继续。

好不容易排得像模像样了吧,等到除夕当晚,两人差点又逃离演播厅。他们苦恼的问题和去年的王景愚一样,“好笑,但没意义”,生怕领导当场说不给上。

又是黄一鹤做了决定:“上,出了问题我负责。”

中国第一部标准意义上的小品,就这么诞生了。

肉叔这两天回看的时候,老实说,其他节目多多少少有些陈旧和时代感,只有《吃面条》,还是给看得笑岔气了,陈佩斯吃面条这段无实物表演,那叫一个传神呐~

更何况是在娱乐匮乏的1984年。

《吃面条》还没完全成形时,黄一鹤就找了部分人来看。

演到一半,人全不见了——

都笑到趴地上去了。

聊完这些“出格”的新花样,咱接着说走野路子的春晚的另一半——

启用被禁的人:李谷一、张明敏。

他们所代表的歌唱节目同相声小品等语言类节目一样,占了当时春晚的半壁江山,但受到的限制却更多。

1983年春晚,点播组的工作人员写了一盘子纸条,纸条内容全是观众点的同一首歌,李谷一的《乡恋》。

这给了黄一鹤不少压力,他决定把这烫手山芋甩给广电部长吴冷西“把这盘纸条给那老头去”。

吴冷西看后摇了摇头。

《乡恋》是禁曲。

这首歌在1979年作为电视剧插曲,一下子火遍全国。在她之前,歌手唱歌一般都用“气声唱法”,这种唱法的的特点是洪亮有力,能体现出革命斗志。

李谷一用了“半声唱法”,让旋律更婉转动听,缠绵悱恻。这迷住了听众,却引来上层的不满:“靡靡之音”“黄色歌女”“资产阶级腐朽生活的代表”……

《乡恋》从此从广播电视消失。

但是人民群众没有忘记《乡恋》。

吴冷西看着一盘又一盘送上来的点播条,不断摇头、来回踱步、擦掉冷汗,“电视点播,点了不播,不是欺骗观众吗?”,最后猛一跺脚“黄一鹤,播!”。

李谷一老师没带话筒,但歌声一点没被伴奏带盖住

这可不是之前整新花样时的越线行为,而是一脚踩进了禁区,弄不好是丢工作的事。

所幸没造成严重后果,观众更是感动得不得了,从大年初一开始,广播大院的收发室陆续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慰问信,不少是夸放送《乡恋》的——

听了好久没有听到的《乡恋》,你们真是“人民的好电视台”。

有了第一次,黄一鹤在下一年,都不需要外界因素,自己住在禁区里,都不出来了。

他拟邀请香港歌手张明敏上春晚。

那一年是什么大背景?

中英两国正式展开香港前途谈判,共识迟迟难以达成,香港市民人心惶惶。

“1984年,港台演职人员的出现,让人们觉得我们国家应该把窗户打开,透一下气,跟外面联系一下,我们不是孤立在世界上”。黄一鹤暗暗下了决心。

能听到张明敏的歌特别偶然,导演团队为了筹备春晚来到广州采访,他们坐着一辆武警开的吉普车前往深圳,车上随意放到的《我的中国心》瞬间击中了导演。

这首歌创作于1982年,日本在审定中小学教科书时公然篡改侵略中国的历史,这让香港作曲家黄霑很愤慨,写完《我的中国心》后,他找到张明敏“你心中有中国,有名字,有中华民族,你到底有没有心?”然后把歌交给了张明敏来唱。

不过,这份邀请发出去容易,过流程又是特别艰难。

几乎所有领导都不同意启用张明敏,甚至部长还说“港台演员不能用,晚会需要调整,如果能调整,你马上修改,如果不能修改,那就把黄一鹤撤了”。

幸好,这个时期虽然规矩多,但规矩都能商量。在腊月二十七,经过央视副台长向更高层领导长达三小时的争取后,事情成了。

黄一鹤高兴得“眼前都黑了”。

这是港台艺人第一次上春晚,而带着真挚情感唱出“洋装虽然穿在身,我心依然是中国心”的张明敏在内地一炮而红,连邓小平都有教孙子孙女们唱这首歌。

这届春晚还有个让肉叔特别感动的一幕,在主持人宣布春晚结束后,小女孩捧着鲜花跑向香港嘉宾“阿姨叔叔,你们要走了吗?”

嘉宾一把抱住小女孩“小朋友,乖,阿姨叔叔不走了,我们要留在北京。”

1983和1984这两届春晚应了“开始就是巅峰”这句话,民众寄来的感谢信多到黄一鹤团队专门弄了间办公室来放。并且直到现在,1983春晚是大家最喜欢的一届,而1984春晚是公认为最成功的一届。

能有这么高的评价,直接原因无非就两字,“好看”嘛。

对于观众来讲,春晚就像个全新大礼包,在猝不及防之后,全是新鲜玩意儿,没门槛,够好玩。

黄一鹤次次冒天下之大不韪,让春晚放飞自我,野到底的路线选对了。

而藏在“野”的表象之后的,是黄一鹤从不循规蹈矩的创新。

从1983春晚的点播节目、放电影花絮、调整主持阵容等,到1984年春晚的喜剧小品、用港台艺人、出现《难忘今宵》神曲……全是第一次。

(《难忘今宵》是黄一鹤认为需要一首与春晚相匹配的歌曲而找人写的,写完后又出现“不健康,软绵绵”的批评声音,但黄一鹤没管,坚持让李谷一唱了。)

敢试,敢拼,敢赌,这种气性的人办出来的春晚,怎么可能不成功?

但等到1985年春晚,黄一鹤好像“创新”过头了。

这届春晚的硬件设备得到跨了几个度的升级:

音响,采用的香港顶尖设备。

场地,史无前例地在可容纳六千人的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。

舞台,整整有两个篮球场大,分四个演区,还做了景观,那边亭台楼阁,这边小桥流水。

一流视听、一流舞美,这下观众得更满意了吧?

结果彻底搞砸了。

场子大,反而不好调度,所以意外频出,节奏过慢,原定的四小时被拖到六个多小时。

隔天,黄一鹤就陆续收到几麻袋批评信,各大报刊也全在炮轰,专线电话被打爆。

在当时,这场晚会毋庸置疑是失败的。

但放到今天,从春晚史的角度来看,肉叔觉得这届春晚和前两届同样重要。

虽然结果不同,但核心是一致的——

创新。

1985春晚的理念甚至是走在最前沿的。

不说失误,单说在体育馆开春晚这个创意,多酷多潮啊。虽然是有点“拍脑袋决定,没顾虑太多,但是当年那首《乡恋》,不也是现场决定的么?

还有用发放抽奖赞助券的形式众筹。

那时央视穷,所以找上工商银行发行赞助纪念券,老百姓买券支持春晚的同时,也会获得抽奖机会。

这个新颖之举在春晚结束后被骂惨,艺术怎么能沾上铜臭味?可现在看来太正常了,艺术怎么就不能盈利了?

黄一鹤还做了一个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尝试:融入西洋元素。

姜昆和马季,前两年穿得都是中山装、夹克,今年换上了时髦的阿玛尼西装。

歌手罗文,梳着油头,扭着屁股,唱出了春晚第一句英文”Iwanttodance~”

吃鸡、禁曲、灵异,曾经的春晚居然这么野?!

比起整台晚会的人都身着中式衣服,唱着爱国歌曲,能坦然接受西方文化,似乎显得更自信。

当然,肉叔不是想完全肯定这届春晚,它确实创新,也确实创新过度。

肉叔更想说的,是这三届春晚幕后还连结着一条平时不显眼,关键时刻特别重要的联系——

一切都是可以讨论的。

1983春晚的《乡恋》、1984春晚的《我的中国心》,都是经过讨论后临时变通的成果。

而失败的1985春晚,让央视做出一个迄今为止仅此一次的举动。

晚会结束11天后,央视在《新闻联播》中就此事向全国观众公开道歉,“整个晚会拖沓,松散,追求形式,华而不实……凡此种种,引起观众不满是理所当然的。为此,我台诚恳接受大家的批评”。

而且并不是嘴嗨就完事了,此后,四个工作组进入央视,检查晚会的质量问题。

黄一鹤本人更是无比悔恨,本来1986年春晚导演不该是他,他申请了多次才获得机会“拼了老命也得做出样子来”。

正是由上至下的空前重视,1986年春晚才能四平八稳地大获成功。场地重新回到广播大院演播厅,节目在避免不可控因素的同时尽量多元化,有主旋律歌曲,有戏曲杂技等民俗节目,也有讽刺“走后门”的小品《送礼》等等。

吃鸡、禁曲、灵异,曾经的春晚居然这么野?!

总之,观众都能看到自己爱看的节目。

至于灵异报时,肉叔去看了之前的报时片段,同样是编钟背景、蒙太奇剪辑,不过钟声没有那么诡异,画面也没那么黑,所以感觉更像是碰巧都堆在一起,然后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。

话说回来,回溯八十年代的春晚,你能很明确地看到一种态度:

一切禁忌,只要不违法乱纪,都是可以打破的。

一切错误,只要是有理有据,都是可以纠正的。

而让春晚背后的团队这么做的动机只有一个——

观众。

辛苦干了一年了,咱老百姓就盼着和家人团团圆圆地坐在一起,吃着年夜饭,看场春晚,以此作为旧年的结束,和新年的起点。

春晚台前台后的工作人员都太知道春晚的意义,所以把民众意见视为最高意见。而大家伙的工作目标也始终一致,那就是尽可能把春晚做好看。

所以八十年代春晚虽然朴素,演播厅只能坐200人,小破舞台全是塑料假花,但是很多节目都经典到不行。

小品,陈佩斯和朱时茂撑起半边天,《吃面条》、《羊肉串》、《拍电影》……个个都引爆全场。

吃鸡、禁曲、灵异,曾经的春晚居然这么野?!

宋丹丹、赵丽蓉也赶着八十年代末,凭着出色表演成为后起之秀。

吃鸡、禁曲、灵异,曾经的春晚居然这么野?!

宋丹丹《懒汉相亲》

歌曲,继李谷一、张明敏之后,费翔和韦唯各自凭着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,《爱的奉献》大放异彩……

吃鸡、禁曲、灵异,曾经的春晚居然这么野?!

八十年代的春晚,可真叫人怀念——

它制造潮流,而不是迎合潮流。

它捧红明星,而不是谁红请谁。

它在节目内容上创新,而不是搞花里胡哨的形式。

肉叔想起口碑崩盘的2016年春晚,总导演对各种骂声不为所动,认为自己交出了满分的答卷。而观众的批评,他的态度是:

好的建议我们可以吸纳,不好的建议我们可以置之不理。

春晚,一个曾经跟我们越来越密切的词,对我们越来越无关痛痒。

是没人看晚会了么?

当然不是,6000万点击的B站跨年晚会可以证明。

那为什么……

或许就跟导演们对待观众需求的态度有关。

不信你看连续导演83年、84年、85年、86年以及90年春晚,一手创造春晚辉煌的黄一鹤怎么说。

之后每每接受采访,提到不算成功的85年春晚,他没有遮掩,也没有对批评不屑一顾,而是愧疚地对着镜头说:

无法补过,不能重来,二十年隐隐作痛。

吃鸡、禁曲、灵异,曾经的春晚居然这么野?!

获取更多灵异事件:

关注微信公总号

灵异事件大全

 

灵异事件大全&灵异说733672721

灵异事件大全&灵异说官方交流群


标签:春晚  
   相关评论
友情链接 
网站地图 - 好省下载